经理的妻子在线观看
学术讲座
经理的妻子在线观看位置: 首页» 学术科研» 学术讲座
“简牍与秦汉乡里基层治理研究”讲座纪要
发布时间:2023-12-08     访问次数:

2023年12月6日下午15时30分,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研究所所长卜宪群先生应邀为我院师生作题为“简牍与秦汉乡里基层治理研究”的专题讲座。该讲座属于“京师史学名家前沿”系列讲座。讲座由我院蒋重跃教授主持,全程约两个小时,共计50余位师生到主楼600现场聆听。


微信图片_20231206110819.jpg


讲座伊始,卜老师提示,在2022年底由光明日报理论部等权威单位组织评选的“中国十大学术热点”中列有“秦汉基层社会研究”一项,他曾作为点评人,对“秦汉基层社会研究”入选2022年度中国十大学术热点的原因进行点评解析。他指出,该话题入选,凸显了制度建设的重要性和总结历史经验的必要性,中国历代王朝的更替虽存在历史周期律,而国家治理体系没有因王朝更迭而中断,中华文明不同于其他文明的独特道路,就是中国治理体系的一脉相承与长期延续。

 

2.png


讲座的第一部分卜老师论述了秦汉乡里基层治理研究的意义。乡里行政是指秦汉王朝在乡里社会行使国家权力所采取的方式与手段。学术界对秦汉乡里基层治理这一领域十分重视,著述颇多,仅近十年就有诸多学者从不同视角进行论述。以杜正胜、晁福林为代表的学者认为西周时期无“乡”(指后世乡里制中乡的概念),但根据春秋时期史籍中对“乡”的广泛记述,或可推测,西周时期乡里已经作为一种地域社会组织形态部分地存在了。春秋战国之际,乡里从原来的血缘共同体赖以寄存的地域组织开始向国家基层行政组织转化,商鞅“并诸小乡聚,集为大县”的举措完成了国家权力向基层社会延伸的最后一步。乡里组织的出现是君主专制中央集权国家制度的需要。根据材料,春秋战国时期的三老、父老参与国家基层社会管理时主要受到国家权力支配,乡里行政权力体系是一元化的,没有出现分割国家权力的其他权力体系。通过阐述乡里行政组织的产生及其性质,卜老师提示,秦汉的乡里行政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大一统以后,不仅继承了这一制度,并进一步加以完善,乡里成为秦汉国家的政治基础、经济基础、社会基础和文化基础。当时很少有人能够脱离乡里社会生存或脱离乡里行政体系的控制与管理。因此,乡里行政是理解秦汉国家政治运行的基础。

第二部分卜老师介绍了简牍在推动秦汉乡里行政研究上的作用。20世纪后半期至21世纪,随着简牍资料的大批发现、整理与公布,有关秦汉乡里行政的资料急剧增长,研究也取得了重要进展,主要表现在乡里机构与吏员的设置与职能、文书与行政、社会变化与治理方式的改变等领域,极大拓展了学界对乡里行政的认识。为更加直观地展示简牍对秦汉乡里行政研究的推进,卜老师列举了三个研究问题进行了说明:首先是乡里组织的性质与职能,通过张家山汉简、里耶秦简等材料可知乡是行政组织,乡里行政的核心是经济职能;其次是乡里的文书行政问题,睡虎地秦简、里耶秦简,张家山汉简、凤凰山汉简、纪南松柏汉简、居延汉简等秦汉简牍资料中皆可见到乡里级别的行政文书,说明汉“以文书御天下”下行至乡一级;最后是乡里的社会流动与社会治理问题,睡虎地秦简、岳麓秦简和张家山汉简中均可见控制乡里人口流动的法律条文,说明秦汉乡里制度建立在基层什伍组织严格的人身管控基础之上,人员空间流动受到限制。

第三部分卜老师对秦汉乡里行政研究的前景进行了展望。他提醒秦汉史研究面临简牍等大量新见材料,兴奋之余,应当尽量避免“碎片化”,并以三个待深耕的研究领域启发在场师生:一是从秦到两汉,国家权力与乡里秩序二者之间相互磨合,经历从不适应、到调整、到再对立,对这一历史演化过程可做更多研究探讨;二是秦汉王朝如何运用国家权力改造乡里社会,特别是察举制的推行对于重塑乡里社会秩序的意义,可做进一步深化研究;三是乡里社会秩序往往与王朝周期律相关,中央集权强则乡里治理好,中央集权衰则乡里治理乱,这是一条历史经验,两汉虽属于延续时间长的王朝,仍不可避免地落入了王朝周期律的陷阱。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可进一步深入。

 

3.png


 

讲座的主要内容结束后,在交流提问环节中,我院及外院师生积极与讲者进行对话。23级研究生沈佳敏同学就秦政的评价、秦汉史研究“范式”问题与卜老师讨论;首师大谢昊阳同学就汉代中央与地方铸币权争夺的问题向卜老师求教。卜老师耐心细致地一一予以回应。讲座深入浅出,观点鲜明,不仅立足秦汉史研究,对当下历史学者如何发挥研究专长,思考深层次理论问题,服务国家需求,亦做出了良好的示范。最后,蒋重跃教授对讲座核心要义进行了精彩总结,并带领大家再次向卜老师致以感谢。晚17时30分,讲座在热烈的氛围中圆满结束。

 

 

4.png


 

 

撰稿:李嘉巽

摄影:黄心

文字审核:徐畅